分类
加密货币

以更大的利润和更少的损失碾压外汇市场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以更大的利润和更少的损失碾压外汇市场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股权投资的“供给侧改革”,怎么提高资本的使用效率?

GP要比投行卖方的报告更接地气才行,投行的报告是为了拿出来卖的,而GP的报告则是为了知道自己的投资,是灯塔,是指南针,在此基础上 可以拿出来送礼,送给LP,LP人少,都渴望有好的投研进行认知的提升。 最牛的LP,把医疗的知名GP全投一遍,他的要求就是1-2月开一个交流会,并且开放立项会和投决会,而1-2个月一次的交流,他就会从各个GP那里从不同维度知道行业最顶层的认知,这是绝顶聪明的LP,用钱买认知。

二卖资源体系,卖朋友圈;GP都是社会精英,都有自己的关系网络,对于LP来说,GP是人脉HUB,可以链接他的资源,所以GP的资源要无私的奉献出来。很多LP对资源都是有诉求的,政府引导基金想对接资源招商引资,银行想做贷款,保险想做产业协调等等。

甚至LP不知道他需要什么,你主动要强调什么。比如做医疗投资的, 要对接很多医院的关系,看病无忧。做文娱投资的, 要对接很多明星资源,追星无忧。 做农业投资的, 要对接很多健康食材,做到健康饮食无忧……总之, 要拿自己的资源交朋友。

四卖品牌知名度;对于新LP,普遍逻辑还是认清科排名,就像招聘还是认985,211一样,所以GP对排名不屑 ,就是搞不懂江湖规矩。实际上大佬们出席在各种论坛沙龙上发言,也不是什么活动都出席的,咖位不同,出席的活动会有区别,总之投资圈就是名利场, 投资做的好,想不出名都不行。

业绩才是尊严,如果没有业绩,做任何投后以及品牌宣传都是无稽之谈。但有业绩了不做宣传也同样不行,需要占领客户心智,包括LP和企业创始人,演讲出书拍电影公众号软文搞活动做培训,GP在PR的路上砥砺前行。

六卖业绩,DPI、IRR、MOC重要性不多说,这是一切的根本, 赔钱,基本就发不起新基金,没有新的弹药,在军备竞赛中就已出局,上不了牌桌。 给LP赚到钱,LP才会复投。老客户才是真朋友。也是GP实力靠谱的体现。

所以不管是投研, 资源圈,还是投资项目, 品牌,投后等等, 都不是IR一个人的事情,募资是一个体系的建立,募资是综合实力的体现。现在面临瞬息万变的世界,要进行募资革命才能适应时代发展。募资往专业化,体系化,数据化,IP化发展。

宏观方向

当技术红利逐渐消失时,投资收益率持续递减,大量资本追逐投机性市场,脱实向虚,投入股票市场、债券市场,金融危机愈加频发。所以一边是实体经济下行,一边是金融资产价格持续上涨;一边是普通劳动者收入难增长,一边是富人们财富快速增加。经济结构失衡,贫富差距越来越大。

当前正在发生的,是从信息时代正在逐步进入智能时代的革命、贸易战虽然放慢升级进程,但阻挡不了历史趋势。在这个背景下资本加大对科技的投入,2019年火速推出科创板。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,也是体制造富(1978年-1998年,需求侧改革),产业造富(1998年-2018年,信息产业-需求侧改革),之后迎来了科技造富的新的造富时代(2019年以后至少二十年-供给侧改革)。

所以要抓住科技创新投资的机会。供给侧改革对内通过“三去一降一补”(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),解决经济运行中的结构性,又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,推进土地要素市场化配置。引导劳动力要素合理畅通有序流动,推进资本要素市场化配置,加快发展技术要素市场,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,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,健全要素市场运行机制,强调了加快技术要素和数据要素的配置。

产业的转型,一部分腾笼换鸟往外迁移,人民币升值导致的劳动力、原料等成本都因汇率上涨而升高,资本流出的过程也正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,所以一带一路地缘政治往外走。一部分产业升级中,财政政策引导新基建,以新基建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,建设产业互联网,建立更多科学实验室,打通全流程创新链条;技术创新依赖于低通胀、中性货币、高教育福利、低交易成本的制度及政策。要打破部分行业卡脖子问题。

如果开放是常态,中国经济增长是必然,那么全球资本还会进一步流入中国,中国的资本市场还会进一步增长。水已经开闸,不会一下子退去(泡沫不会很快破),一定会找个蓄水池,上一波是房地产,这一拨一定是股市,所以股市是超发货币的蓄水池。如果不懂就买指数基金,如果懂的,就买大白马放着不动,多清晰的逻辑。所以卖房炒股也许是明智之举。

微观路径

价值发现改变:价值发现已经很难获得超额收益。只做价值发现的投资人,只做给钱的被动投资人,已经不值2%管理费和20% carry的收益 模式。所以很多LP都是LP里出20-40%,从GP前后端收益分走40-50%,靠价值发现的GP在项目面前和在LP面前价值双降,更别谈什么尊严,别抱怨,双方没跳过你直接交易已经是很讲江湖规矩了。

所以上游和下游,以及同行的竞争格局都在改变。倒逼GP要做供给侧改革,自己革自己的命,不然只能被内卷被淘汰出局。如何改革呢?VC向前,PE向内向外,preipo做长,PIPE做大。

VC向前:对医疗,芯片等硬科技的追捧推动2021成为天使基金元年,各地政府的天使基金LP可配置基金规模的40-50%,而且还有carry返还等优惠政策,在创新上真是不遗余力。但是天使的失败率之高,大家都是披着天使的外衣去干VC的事。如何提高成功概率,从少数投资的发现价值,到产业孵化的创造价值模式,越来越硅谷。

如果GP不能短时间内解决资金问题,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放弃出品人的光环,辛苦的做制片人,躬身入局。82年的康桥资本傅唯主动选择下场做产业孵化投资,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少股股权投资,而是作为合伙人的身份,跟创始人一起从头到尾孵化出一家上市公司。他说解决估值泡沫的一个最好方法就是自己去创造价值。

君联资本王俊峰有个口号是:要么第一,要么唯一,我想不只是说投什么样的企业,也适合于GP自身。VC要建立创造价值的项目全程化参与的生态化重构。不能第一,至少唯一。

PE向外走:中国证监会市场监管二部副书记、正司长级副主任刘建钧 早在2010年就说过典型的PE今后主要从事并购性投资。而现实是中国的套利机会太多,所以并购这种辛苦活就没什么人愿意干。而谋局控盘是PE并购的核心,是PE真正的实力体现。有实力的PE应该去海外市场廉价收割好的资产。

解决市场竞争、定价压力最好的办法,是把自己面向全球市场,VC创造价值引进来,需要全球引入新的技术和产品人才,PE海外投资走出去,存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的价值发现。现状是VC既不能引进来,PE又不能走出去,所有资金和千亿外资千亿国资都挤在拥挤的一级市场里,当然只能等着被内卷了。

PE向内走:没有国际化能力走不出去,那至少应该看到国企改革的大机会,改革和开放向来是双胞胎,开放必然推动内部的改革。而贸易战以来,国家推行双循环,国企的力量更是突出,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、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老师说:2020年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业收入30.3万亿元,实现净利润1.4万亿元,同比增长2.1%,近八成中央企业净利润同比正增长。2家企业净利润超千亿元,4家企业净利润超500亿元,39家企业净利润超百亿元。24家企业净利润增长超25%,43家企业净利润增长超10%。……

Pre-IPO抢项目不容易,抢完项目还要过会,还要找钱,所以一定不要是个项目就去抢,最后黑瞎子皮苞米一个也抢不到。而要确定能长期持有后,把所有资源关系全用到一个项目上。要有清晰的投资逻辑,内部上下认知要一致。认知差太大阻力也大,也做不成。所以做成一件事,天时地利人和,都得拔层皮,没有人随随便便成功。

PIPE做大:2020年的锁价定增政策来了个乌龙,A股上市公司定增做兜底策略基本没戏,港股基石的兜底策略还可以搞一搞。兜底策略是债权投资思维,用债做收益底线,好了直接做债转股,招银国际等金融机构基本都是这个套路。但现在的市场风格变了。

大趋势是非标转标,打压房地产市场,完善资本市场,所以所有old money还是new money都往股市跑,加上全球放水,北上资金大泡沫,所以你想等泡沫小点再入市出手,那基本上很难。好项目不会让你做债转股的,股都估值到天上了,谁还借你的债。但哪些是好股,哪些是泡沫,这个是你要判断的,或者说,都是泡沫,你选泡沫小一点的还是泡沫很大但成长性好一点的。 逻辑是没有最贵只有更贵,就是龙头票的逻辑。所以PIPE要做大票,大而不倒。不要玩小票了,贵就贵点吧。安全边际是相对的。巴菲特也是从投资便宜的烟蒂公司转变为贵一点的优秀公司的,而且烂公司,普通公司与一般优秀公司都是时间的敌人,只有非常优秀的公司才是时间的朋友。

中国目前的投资机会是:新VC、并PE,大PIPE。

PE向后走,玩概率。PIPE要做大做长,因为价值投资的概率大赔率小,收益性,安全性,流动性是不可能三角。要提高收益性,要么选择用资金杠杆换赔率,增加风险性,要么是拿时间杠杆换赔率,失去流动性。所以只能在不增加风险性的基础上损失流动性换收益性。

通过case by case,确保项目成功概率,而且还能做杠杆,做高概率中的大赔率,比如KKR、招银国际、更像投行。或者做指数,尽量多的参与Pre-IPO、基石、战配,比如财通,老虎基金,更像投机。

历史向来是合久必分,两极分化,大型基金越来越大,中型基金慢慢小型化,小型基金天使化。所以不要挤在一起同质化竞争,同质化只能说大家水平差不多,只是看谁后台硬关系深,谁能募集到更多的钱上牌桌,玩的是资金游戏,而不是靠投资的认知智商。所以中国的投资行业要站在美国巨人肩膀之上,VC的更VC,PE的更PE,华尔街的更像华尔街,硅谷的更像硅谷。